<tt id="brg6l"></tt>
        1. <track id="brg6l"><mark id="brg6l"></mark></track>

        2. <video id="brg6l"></video>
          <u id="brg6l"></u>

            <b id="brg6l"></b>
            DNA鑒定領航者
            北京親子鑒定權威機構
            咨詢熱線: 010-57281726
            預約熱線:13683316786(微信)

            前夫懷疑小兒子非親生要做親子鑒定,前妻及現任丈夫拒絕

            • admin
            • 2019-08-19 11:31:23
            • 文章來源:玉林新聞
            • 點擊次數:

                  離婚2年后,前夫懷疑小兒子不是親生的,提出做親子鑒定,可前妻拒絕。這起官司歷經一審、二審,結果截然不同。前夫一審敗訴。玉林市中院終審推定前夫與小兒子之間的親子關系不成立,判前妻及其現任丈夫共同賠償前夫撫養費及精神損害撫慰金共3萬元。

                  離婚2年后懷疑小兒子不是親生,前夫起訴前妻及現任丈夫要求賠償
                  家在外地的阿遠與玉林的阿紅曾是一對夫妻,阿遠比阿紅年長幾歲。2016年2月,兩人長達10多年的婚姻走到了盡頭。
                  阿遠與阿紅自愿登記離婚,《離婚協議書》約定,3個婚生孩子中兩個大的孩子歸阿遠撫養;小兒子小明則歸阿紅撫養。協議還約定,雙方隨時可以看望子女。
                  離婚不到一個月,阿紅就和同村的阿炳登記結婚,接著,阿紅未告知阿遠就讓小明改隨阿炳的姓。
                  阿遠發現小明改了姓后,心生懷疑并認為小明不是自己親生的,而是阿紅與現任丈夫阿炳所生。于是,阿遠在去年4月一紙訴狀將阿紅和阿炳訴至法院,要求兩人支付其撫養小明8年的撫養費33000余元及精神損害撫慰金3萬元。
                   在一審庭審中,阿紅承認她與阿遠夫妻關系存續期間與阿炳發生過關系,因為阿遠先出軌,所以她也這樣做,但并不承認她與阿炳同居并懷上兒子小明。
                  一審法院審理認為,阿遠與阿紅的《離婚協議書》明確小兒子屬婚后生育,與阿遠主張阿紅、阿炳同居期間所生有矛盾;阿遠對其主張沒有提供證據證明,應承擔不利的后果,遂判駁回阿遠的訴求。

                  前夫提出親子鑒定,前妻及現任丈夫拒絕
                  阿遠不服,上訴至玉林市中院。在二審期間,阿遠向法院提交了《親子關系鑒定申請書》,就其與小明之間是否存在親子關系申請進行司法鑒定。
                  對此,阿紅和阿炳明確表示不同意。他們認為該鑒定申請在一審時阿遠并沒有提出,現在在二審期間提出,不符合法律關于新證據規定的范疇。
                  關于這一點,二審法官向阿紅和阿炳進行釋明,阿遠在二審期間提出該鑒定申請,是其依法行使舉證權利的體現,本案中如需明確阿遠與小明之間的親子關系是否成立,必須依據現有科技手段進行司法鑒定才能予以明確??蓛扇巳跃芙^進行親子關系鑒定。
                  在庭上,阿紅和阿炳稱,阿紅和阿遠已經在2016年協議離婚,并且在《離婚協議書》中已經明確小明為其親生兒子,現在阿遠要求他們支付小明的撫養費是錯誤的。
                  二審法院另查明,小明于2012年至2014年上半年在阿遠所在地就讀幼兒園,由阿紅和阿炳照顧和接送上下學,自2014年下半年開始在阿炳老家居住生活并就讀于當地小學,由阿炳的父母對小明進行日常照顧,2016年3月初,阿紅和阿炳領取結婚證,后阿紅未告知阿遠就讓小明改隨阿炳的姓。

                  前夫已提供必要證據予以證明,終審推定親子關系不成立判賠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二條規定:“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證據予以證明,另一方沒有相反證據又拒絕做親子鑒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張成立。”據此,玉林市中院終審推定,阿遠和小明的親子關系不成立。
                  本案中,阿紅和阿遠的夫妻關系自2016年2月協議解除,在兩人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小明就讀幼兒園期間開始由阿紅和阿炳共同照顧,后小明去到阿炳老家由阿炳的家人照顧并在當地就讀小學至今,在阿紅與阿炳領取結婚證后,小明改隨阿炳的姓,該事實清楚,本案雖不屬于確認親子關系不成立之訴,但阿遠主張的侵權行為是以親子關系不存在為前提,經二審法院釋明之后,阿紅和阿炳仍然拒絕進行親子關系鑒定,綜合小明在2012年之后的生活情況,根據上述司法解釋的規定,因此可以推定阿遠與小明之間的親子關系不成立。

                  至于本案為何不能單純依據《離婚協議書》中關于子女的撫養認定小明是阿遠的親生子女?
                  二審法官認為,阿遠是在與阿紅解除婚姻關系后懷疑小明并非其親生子女,且也是在婚姻關系解除后才發生小明改隨阿炳姓這一事實,因此不能單純依據《離婚協議書》來確認。
                  二審法院認為,阿遠是基于阿紅違反夫妻忠誠義務與阿炳一起生育小明而陷入錯誤認識,對小明進行撫養使其遭受了物質和精神雙重損失,但阿遠并未舉證證明其在與阿紅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撫養小明的費用支出??紤]阿遠確有撫養費用的支出,并結合小明實際的撫養情況等因素,酌情確定阿遠撫養小明的費用支出為20000元,其所遭受的精神損失的情況確定為10000元,遂作出改判:阿紅和阿炳共同賠償阿遠撫養費及精神損害撫慰金3萬元。
            我要分享:
            聯系方式
            • 電話: 010-57281726
            • 微信: caijie037
            • 手機: 13683316786(微信)
            • Email: 279176000@qq.com
            • 地址: 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南大街32號中關村科技發展大廈B座108
            在線預約
            國內DNA鑒定領航者
            © 2017 «北京科鑒基因親子鑒定中心»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備13031678號-8
            A片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tt id="brg6l"></tt>
                  1. <track id="brg6l"><mark id="brg6l"></mark></track>

                  2. <video id="brg6l"></video>
                    <u id="brg6l"></u>

                      <b id="brg6l"></b>